历代法王的居所

枫丹白露宫是历代法国帝王最喜爱的居所之一。 在八个世纪的漫长历史中,每位法王都按照各自喜好的方式塑造了这座城堡,并在此留下了非常个性化的印记。 得益于曾居住于此的历代君主,如今这座巨大的宫殿也因此拥有了更丰富多彩的面孔。

fontainebleau rois
枫丹白露宫狄安娜长廊

迈过饰有皇家雄鹰的大铁门,我们走进见证了枫丹白露宫多姿多彩建筑风格的荣誉庭院(Cour d’Honneur)。 在北面,荣誉庭院与部长翼楼(Aile des Ministres)相邻,其历史可追溯至文艺复兴时期,因为建筑上有象征弗朗索瓦一世的字母“F”。在南面,荣誉庭院与建于18世纪的路易十五翼楼(Aile Louis XV)相邻。 在荣誉庭院正面坐落着建于16世纪、曾被多次改造的建筑体,游客可通过路易十三统治时期修建的雄伟马蹄形阶梯进入其中。 1814年,正是在马蹄形阶梯上,拿破仑一世与其近卫军团悲壮报别,并发表了著名的告别演说。

该建筑的一侧坐落着圣三一教堂(Chapelle de la Trinité)。 在由亨利四世的御用画家马丁·弗雷明(Martin Fréminet)精心描绘的华丽拱顶下,多个皇家婚礼曾被隆重庆祝,例如:1725年路易十五与玛丽·莱什琴斯卡(Marie Leczynska)的婚礼。 也正是在同一座教堂中,拿破仑三世于1810年在其叔父的怀抱中受洗。

为了连通圣三一教堂与城堡中的套间,弗朗索瓦一世令人修建了一条金碧辉煌的长廊,其中装饰着由意大利画家罗索(Rosso)和普列马提乔(Primatice)创作的精美绝伦的天花板、浮雕和巨幅壁画。欧洲艺术史上也因此深深地留下了“枫丹白露画派”的名字。 稍远一些,在庭院与花园之间坐落着宴会厅(Salle de Bal),应亨利二世和凯瑟琳·德·美第奇(Catherine de Médicis)的请求,艺术家尼科洛·德尔·阿巴特(Nicolo dell’Abate)为这个欢庆、娱乐的场所进行了美轮美奂的室内装饰。 多位法王通过资助和邀请这些备受敬重的意大利艺术家,令枫丹白露宫成为文艺复兴时期艺术创作和人文主义精神的圣殿。

枫丹白露宫的装饰见证了几个世纪以来建筑审美与用途的变化。 在路易十五令人修建的国王楼梯(Escalier du Roi)上,文艺复兴风格的仿大理石裸女雕像的庄严、性感和优雅,不禁让人想起,也正是在此处,曾有过坦佩斯公爵夫人(Duchesse d’Étampes,弗朗索瓦一世的情妇)的卧室。 坐落在城堡主塔的多间圣路易厅(Salles Saint Louis)让人遥想到城堡的中世纪历史。 就在其附近,亨利四世邀请弗拉芒画家安布罗斯·杜布瓦(Ambroise Dubois)装饰了“椭圆小阁厅”(Cabinet Ovale),也正是在这间小阁厅中,路易十三世诞生了。

再远一些,坐落着宏伟的狄安娜长廊。该长廊曾在拿破仑三世时被改造为图书馆。穿过这条长廊,就是奢华无比的皇后卧室,这间厅室曾被历代皇后居住,从玛丽·德·美第奇皇后直到欧珍妮皇后。 游客一定会在此注意到那张富丽堂皇的美床,其上饰有一个把手放在嘴唇上的爱神。原本这张床是为玛丽·安托瓦内特所造,但事实上,却被拿破仑一世的爱妻约瑟芬享用。 从这间卧室,皇后或女皇可以私密而远离礼节约束地前往城堡中的多间私人套间。 由玛丽·安托瓦内特皇后设计的银色小客厅淋漓尽致地体现了城堡内饰的极致精美。

最后,我们终于能见识到国王的卧室了。国王的亲信要臣需穿过门厅和书房,而后进入国王卧室。 拿破仑一世令人将这间厅室改造为御座厅(Salle du Trône),它也是如今法国保留下来的最后一间御座厅。

在枫丹白露宫,历代法国帝王不仅完好保留了过去几个世纪的历史遗产,而且还根据各自的需要调整、改造了这座城堡。最后,日不一日,年复一年,城堡中便留下了在此居住过的历代国王的身影。难怪拿破仑一世在回忆录中,将这座城堡称为“名副其实的皇家居所”。

Ticket blanc

门票和价格

门票和价格

门票和价格

营业时间

城堡

城堡每日开放,除每周二,1月1日,5月1日,12月25日以外

十月至三月: 9点30至17点(最后入馆时间16点15分)

四月至九月: 9点30至18点(最后入馆时间17点15分)

城堡已于7月初对外开放

如何前往城堡

Calcul de l'itinéraire jusqu'au Château de Fontainebleau